H.H.第三世多杰羌佛妙谙五明之《制药保健》

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诺布顶圣如来所制的用于保健人类身体的保健品非常之多,其中最有名的有「发必生」和「一次灵」 等,有封刀止血的「立血停」、治皮肤恶疮、高烧不退、顽固风湿、气管炎、肝炎、脉管炎、心脏病等的特殊药,如「雄力育发 液」获得了中国卫生部40年来颁发的第一号保健品。但最奇怪、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发明了这些药,除了利益大众之外,自己却不收分文钱。

第三世多杰羌佛所发明保健品的官方正式核准批文
第三世多杰羌佛所发明保健品的官方正式核准批文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制药保健之《弥陀散》治病实例

我的娘家在成都市郊的弥牟镇,1992年秋天,我家二弟吕高松的儿子吕旸,当时才两岁多,因为患不明原因高热,住了当地的弥牟医院。每天吃药打针,中药的柴胡针剂、板蓝根针剂、西药的青霉素都不起作用。每天早上热度退下来,夜里凌晨又高烧发热到39度、39.5度,几天就烧成严重的肺炎。而且病情还急转直下,高热到40度。吕高松不得已将吕旸转至新都境内的解放军第四十七医院,找到我认识的一位护士长黄立琴。当时这家医院的儿科已经没有床位收治,黄立琴护士长又求助中医科,吕旸最终在中药科收治入院。解放军第四十七医院的医疗条件和医疗技术远远高于那个地区的普通医院,但是小吕旸仍然不退热,反而由于持续反复地高烧,出现了可怕的输液反应,一下子出现了身体发乌,舌头萎缩,连生殖器都缩小了。医院的医生当时也告诉我弟弟、弟媳,高热再退不下来,可能就没救了。黄立琴护士长十分着急,托人到处找我。我得知消息时,放下手中的工作,求救于我的佛陀恩师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请求救命。

见我的焦虑不安,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轻音细语地安慰我:「大姐!用不着焦急,这是小事一桩,我给你开一副中药拿回去,轻轻就退烧了。」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很快将中药弄成粉末,用白纸包好,上面还写上「弥陀散」几个字。小吕旸服了佛陀法王的药,当天就退烧了,一副中药还没有服完就好了,第二天就出院回家了。「弥陀散」真是退热之至,我的家人、亲人和邻里赞不绝口,无限感恩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救回了吕旸的性命。现在吕旸已上高中,而且志在考航校,身体十分健康。

1996年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弥陀散」开发成针剂成品药,由房小妹牵线联系在成都生物药品研究所,完成了工艺流程化试验制成的小样,为金黄色粉剂安培针药。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离开成都之后,不知什么原因,这项药品的开发便停下了。愿「弥陀散」服务人类。

成都日报吕世芳

2006年4月

本文来源 :《多杰羌佛第三世》正法宝典

本文连结 : 第三世多杰羌佛妙谙五明之《制药保健》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義雲高#义云高#妙谙五明#福慧妙門#製藥保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