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isciple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Who Attained Great Accomplishments – Wangzha Shangzun真實佛法實證大成就者 – 旺扎上尊

旺扎上尊是金釦三段大聖者,今生以來依止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座下修學,成就聖量巨大,堪稱全球佛教界絕無僅有之大力王尊者。曾主修金剛法曼擇決大法會,依法擇決出降世真身佛陀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2016年又親自主持世界佛教總部對全世界法王、活佛、法師、上師、阿闍梨等的聖考,修“輪迴八風陣”和“金剛陣”,以聖量擇決近萬名佛教徒的修持段位水準,震撼世界!然上尊於名利之事無感而淡,數年來雖勤於渡生法務,但除了少數上乘段位的佛教徒,絕少與常規佛弟子見面。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旺扎上尊證到了真正上超三十段的聖體質金剛大力王,從人類有史以來,世界上至今無人打破他的紀錄,旺扎上尊(Wangzha Shangzun)(即Nick Best,上尊英文全名為Nicholas Kanqian Wangzha Gongbo Best)被大力士界稱為大力士祖父(英文:Grandfather of Strongman)。

【世界大力士祖父旺扎上尊回律師問】

The Disciple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Who Attained Great Accomplishments – Wangzha Shangzun

以下為影片中 旺扎上尊的自述:

Melissa 律師,你問我我是什麼樣的大力士以及我是怎麼樣成為大力士的。 我參加過整個世界上很多的大力士比賽,沒有人比得上我的力氣。 我在我的體重和年齡段創下的大力記錄,直到今天還沒有人打破。

我是一個大力士,但我也是一個轉世仁波切。 當我小的時候,我被卡盧喇嘛認證,他給我起的仁波切名字為堪千.旺扎.公博。

我真正學到正宗的佛法是在2002年,跟隨佛陀師父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 我的佛陀恩師從中國來到了美國,當時是以金剛總持大法王益西諾布為人們所熟知。 我慚愧地祈求佛陀師父收我為弟子,佛陀師父為我舉行了皈依儀式。 我名字還是叫尼古拉斯.堪布.旺扎.公博。 從那時起,我在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教導下修行並學習真實的佛法。 佛法斷然改變了我的身體結構和精神狀態。 我的力氣完全變了。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是我最尊貴的恩師。 你問我我是怎麼修成我這樣的大力士的。 我可以教成為大力士的鍛鍊方法,但是,僅靠著這個是不能夠達到我這樣的程度的。 我的力氣還來自於佛法的加持。 我只能告訴你這麼多,因為佛法不可輕易傳。 謝謝你的理解。 誠摯的祝福。

尼古拉斯.堪布.旺扎.公博

【旺扎上尊在聖蹟寺誦經加持供燈信眾】

Wangzha Shangzun Chants Sutras at the Holy Miracles Temple to Bless Buddhists Who Made Lamp Offerings

In the Dipankara Buddha Hall, Wangzha Shangzun prays and chants Sutras for all the faithfuls who beseech blessings by lighting Blessing Lamps.

旺扎上尊在聖蹟寺燃燈古佛殿,為所有點燈的善信們做祈禱唸經。

旺扎上尊金剛法曼擇決法會擇出佛陀真身

〔本報訊〕西元二○一五年九月五日,在美國一場「金剛法曼擇決佛陀」的法會史無前例地在數十位藏密尊者、法王、仁波切與法師參與下舉行,由西藏大活佛,曾在西藏閉關四十六年,佛法證量為金釦三段,三星日月輪的旺扎大尊者主法,金剛法曼擇決出釋迦牟尼佛是真正的佛陀,第三世多杰羌佛是真正的佛陀,六祖大師慧能不是佛陀,是一位大菩薩轉世。

金剛法曼擇決法是怎樣等級的法會呢?根據召開兩場擇決佛陀真身法會的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的說明,金剛法曼擇決法是用來擇定一切聖者的真假、屬於勝義性的無上大法之一,在此世界中,祂與先知預言品列為擇決法之魁首,其次是勝義內密的「百法明門黑關擇決」法,再次為內密的打卦神諭,再其次才是外密的金瓶掣 籤、轉糌粑丸、觀湖認物等。該金剛法曼擇決和先知預言是「他」、「自」擇決法之頂首,此法至少必須大摩訶薩方能掌持,故決無巨聖之外的任何大法王、尊者們 持有,包括能作內密灌頂的教尊級大法王、大尊者也無資格掌持。莫知教尊說:「我雖然剛剛步入掌持內密灌頂之門,但是金剛法曼擇決法連邊都還沒有摸到,必須 是已經掌持到勝義內密灌頂并接近境行灌頂的道行才可以舉行金剛法曼擇決,否則是做夢也不可能的。」

為什麼要舉行這場金剛法曼擇決佛陀真身的法會呢?根據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的記實文字,其緣起是建立在世界上非常多的佛教徒,想恭請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三年前返老回春的對比照片,但第三世多杰羌佛不同意,祂認為這是一個普通照片,大家拿去沒有任何意義,一直堅持到了三年後的二○一五年,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好不容易做通了工作,第三世多杰羌佛才同意把祂的兩張照片不收分文捐贈給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但提出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只能低價給想要的人,不能以此照片盈利。二○一五年十月底,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向全世界發行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還老回春的對比照片,吉祥殊勝,法喜充滿。

可惜的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在照片底端注上了文說,要求必須附在照片的下面,主題是說,祂是一個跟大家一樣的普通人,不是聖人,沒有過人之處,祂不懂返老回春法,是一位長老給祂的一劑藥起的臨時現象。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說,事實上,我們很多人親眼見到,大法王中的泰斗旺扎上尊就曾經當眾修法加持,僅僅十幾分鐘,就讓六十餘歲的老人回春到了三十歲左右,旺扎上尊以此來證明佛法裡就是有返老回春法的事實,上尊說:「佛陀師父是宇宙,我只是一塊小石粒子,我都能加持行人臨時的返老回春,羌佛高過我百千萬倍的道行,你們能相信佛陀師父是普通人嗎?」旺扎上尊儘管證明了,但是鑒於佛陀說出祂是與大家一樣的普通人這種話以後,造成世界上非常多的善根聰慧差一點的佛弟子們感到彷徨不知所措,無法決意,十分壓力,大家一致認為,從科學和因果的角度來看,在這世界上哪裡有十幾分鐘的時間就突然五官全部更新返老回春的神藥呢?而且三年已經過去了,羌佛的臉上照常沒有一條皺紋,潔嫩肌膚白裡透紅,美艷英俊莊嚴,這除了佛陀,哪裡是菩薩能有此極美殊勝呢?藥物又焉能為之?更況僅憑羌佛顯密圓通、五明登峰的成就,在佛史上就找不到哪一位聖者 能與之品評的,查史、上網,詳找之後確實一個也找不出來!羌佛怎麼沒有過人之處?普通人更是連羌佛的邊際都不著,羌佛怎麼會是普通人呢?但另一方面,因為是佛陀講的話,難道不聽嗎?為此,愚迷者一頭霧水,不知該如何辦?造成行人們這種壓力後,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經研究決定,為了給佛教徒們一個正確的答復,為了利益眾生,只能對佛陀行之不恭了。由金釦三段以上巨聖德旺扎上尊主持金剛法曼,修法擇決真假佛陀的本源。很多行人為此想了解金剛法曼擇決佛陀的法會狀況。現報導如下:

二○一五年九月五日,歷史上神聖莊嚴的以「金剛法曼法擇決」佛陀大法會再次拉開了序幕,旺扎上尊聖駕親臨壇城,與在場迎接,禮敬現觀作證的大聖德莫知教尊和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主席祿東贊法王、總部秘書長開初孺尊、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總住持證達上人、阿寇拉摩大活佛等幾 十名高僧、仁波且、大德相互合掌道安後升座法臺。

為了公正面對,首先擇決印證的是南無釋迦牟尼佛,法章上寫道:「敬祈擇決印證  釋迦牟尼佛如果是真正佛陀,依法髮曼加冠,若不是真正佛陀,不予加冠」。先將釋迦牟尼佛像放在一普通的四條腳的棕黑色平板桌子上,再捻一撮恆河砂,其色澤為淡駝絨色,放在釋迦牟尼佛佛像頭頂髮處。經旺扎上尊在約四米遠的法臺上開始作法,敲響木魚、搖鈴、打杵、手印、頌咒,燒了十二道黃文書後,大家就在眼面前看到,果然放在佛頂髮處的恆河砂開始散開來,神變莫測,而每一粒砂此時都有了生命,各自行動神變成立體的髮絲狀髮冠,非常自然美妙地直立在釋迦牟尼佛的頭頂上,現出佛陀頂髻髮曼加冠,當場印證了南無釋迦牟尼佛是真正的佛陀。緊接著在同一張桌臺上,擇決的是第三世多杰羌佛,法章上寫著「敬祈擇決印證  第三世多杰羌佛如果是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應世,依法髮曼加冠,如果不是真正佛陀,不予加冠」,果然在旺扎上尊如前無二修法,最後燒完了十二道文書後,原本平捻在第三世多杰羌佛頭頂髮上的淡駝絨色恆河砂,突然神變長高,每粒細砂相互連接成線條絲狀的頭髮絲在空中立起不倒,很快自動打成了髮曼,第三世多杰羌佛像戴上了立體的佛陀頂髻髮冠,印證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是真正的佛陀應世!最後擇決的是印證禪宗六祖慧能大師是否為佛陀化身,法章上寫到「敬祈擇決印證六祖慧能如果是佛陀化身依法髮曼加冠,如果不是佛陀化身,不予加冠」,結果旺扎上尊如前修法後,最後燒了十二道文書,大家看到捻在慧能祖師頭頂上的淡駝絨色恆河砂紋絲不動,沒有任何變化,終結印證出了慧能祖師不是佛陀化身。然後只得降級,再接著擇決慧能祖師是不是大菩薩轉世,法章上寫道:「敬祈擇決印證六祖慧能如果是大菩薩轉世者,依法髮曼加冠,若不夠菩薩資格,不予加冠」,經旺扎上尊修法後,果然慧能大師的頭上戴上了法冠,石砂變成了髮冠,但是因為慧能祖師並不是佛陀或等妙覺菩薩,所以依法規其恆河砂化顯的髮冠不是立向空中的,而是平面的,但是非常自然天成結構,絕非人力可為。

兩場法會歷時五個多小時。為明瞭金剛法曼擇決加冠的殊勝和真實無比性,每一位參加法會會的尊者、法王、仁波切、大法師,法師、大居士等人,每一人都參加一 項用恆河砂加冠法像的測驗,結果,不論是金釦二段、金釦一段、藍釦三段的聖德,在現場都沒有一個有能力讓恆河砂加冠佛像,毫無神變佛力,證明這金剛法曼擇決大法,除了金扣三段,三星日月輪以上的巨聖德能修,餘下的皆不具修成的道行。

旺扎上尊對此場修法非常自責,他說他修為膚淺,無功無德,是自身業力所造成,沒有把擇決法修圓滿。其實是在法會過程中,觀禮中的有極少數幾個人,業力浮現,亂律殿堂,見境之下興奮難控,大吼大叫,你推我拉,造成輕慢聖法,未能達到徹底殊勝,因此旺扎上尊下決心修第二場法會。第二場法會由祿東贊法王代旺扎上尊作了紀律規定,宣佈在場諸人可以近前觀看,但不准與會者高聲喧嘩、推拉他人,只能一心恭敬,近前展觀。果然一經旺扎上尊作法,第二場的法會圓滿成功,殊勝無比,再次印證了釋迦牟尼佛是真正佛陀,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始祖佛多杰羌佛應世,捻在頭頂的淡駝絨色恆河砂神變莫測,從散髮冠到披頭髮冠,從粗毛冠變成細毛冠,砂與砂之間空白空間之間或疏或密,該留空間的地方,砂絕不站在那裡,也絕不會大家擁擠在一堆,每一粒砂都有獨立的生命,有的行走其快無比,剎那到位,有的漫步行走,有的轉彎道而行,有的走過頭又反折回來,有的從下爬到頂上,一顆接一顆,變成一條一條的髮絲,直立上空而不倒,神奇到了極點,最終打髻成為圓滿的佛陀報身冠。當旺扎上尊一彈手印,突然髮絲倒下成了砂堆,髮絲蹤影全無,上尊法旨把此恆河沙(作法後成了金剛砂)分發給在場諸人,每位參加法會者都當場分到了呈現真身佛陀聖冠的金剛砂。

當時的狀況是,在同一桌子上、同一位子、同一樣修法、同樣的恆河砂,結果顯聖的三駕髮曼造型完全不同,一駕菩薩的平面冠,兩駕立體直向空中的佛陀髮冠,其形狀結構也完全不一樣。

當天參加法會的人都在以上引述的記實文中簽名發誓作了證的:「我們都參加了旺扎上尊主持的金剛法曼擇決佛陀法會,我們明信因果,以上所說真實不虛,沒有任何妄語。如果說假話欺騙大家,不僅不得成就,應該墮入三惡道,悲慘痛苦無比;如果以上所述都是實在的,祈願所有眾生都能學習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南無釋迦牟尼佛的如來正法,福慧圓滿,成就解脫,利益無量眾生。」

旺扎上尊親自主持聖德考試

關於聖德考試

三星日月輪(金釦三段)的大菩薩旺扎仁波且說:「我確實修為淺薄,不堪開示,但是既然已經同意為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擔當『金剛法幔』擇決應證聖德考試的主持人執考官,我今天要對應試的聖德們說,你無論是名聲多大的尊者、大法王、大活佛、大法師、或為一般為師者,凡是你們上文書時報考應證的項類是假的,就會過不了考關,就再也大不起來了,「金剛法幔」擇決應證或者護法正道擇決與神諭相結合的應證結果,是不會有絲毫錯認的,大聖護法不會有分毫錯因果,我為考場作了兩幅對聯、一個橫條來說明,第一幅上聯是『是一段顯一段休想升段』,下聯是『有幾兩就幾兩勿圖加兩』,另外一幅,上聯為『真的假不了,移走泰山如端盤子』,下聯為『假的真不了,超考段位比登天難』。橫條是:『正道相合打卦神諭,執法應證不徇私情,掌考護法因果自負,主壇本師不負因果。』這已明文申明了,因果不是主持人負的,而是由掌考的護法自負因果,所以護法知道主持人已明白申明不負因果,而因果要祂掌考護法自負,鑒於此責任,掌考護法不會為了幫你而負因果之惡報,沒有私情可通融的,因此要考過關很容易,只要做到兩個方面就百分之百過關,一、文書報表必須寫的是真的,二、符合證量、證德、證教段位。如果報的是假的又沒有達到段位級別,怎麼都過不了考關。就以「金剛法幔」擇決應證來舉例說,如果把釋迦牟尼佛的相拿去擇決報寫文書為佛陀,一定法幔加冠顯佛,原在於世尊是真佛陀,如果把濟公活佛的相拿去說擇決佛陀,一定不予爾相,無冠可加,因為濟公是假佛陀,故本尊會視為謗佛孽行。濟公若要法幔加冠,必須把他報成轉世活佛。因此報文書的考試之人,是出於自己志願報寫,但必須建立在自己有把握證到了哪一類哪一條,或有把握證到幾分幾成,就如實報文,沒有把握證到,就切莫要報寫假的那一條,否則會視為狂戩欺騙執考大聖本尊、護法,不但考不過關,而且打入定為明知故犯的邪惡之徒!!!因為你壞到了連護法都敢欺騙,你只配四個字『寡廉鮮恥』。」…(摘自 : 總部公告 第20150103號)

聖考是沒有漏洞可鑽的,尤其是有七聖十師共十七個人,他們都對每一位考生的考績所考到的段位發了毒誓來擔保真實不虛的,如果有弄虛作假,就算一個、兩個弄虛作假,難道會十七位現場監考的聖德和大德之師也敢一個不少而全部都弄虛作假嗎? 也敢發重誓擔保所發的誓寫在考試人考到段位證書上嗎?更況在聖考場上,除此之外,另外還有很多考生在同一場入考,考場規定是考完一個人再上第二個人,餘下的人和已考的人都在一旁監看,考生之間相互親眼看到現場每一位所考的真實情況和段位。試想,有哪一個考生願意考低段位的?可以說都想考到高段位。考生們在同一個聖考陣,平安吉界就在考生面前,綠顏色的吉界很寬大,能走進去才有段位,走不進去就沒有段位可言,在沒有入考之前考生們實習時,大家都能隨便走進去,一當宣布入考,有一些考生就走不進去了,整個陣地沒有絲毫機關暗器,但是你沒有多一步真佛法的道行,想多一次走進吉界,絕不可能!!!而且每一位考生所考的段位,百分之百與你本人自己暗地裡打的卦完全符合,所以考過關拿到段位的上師們,自己無言以辯,個個口服心服,不服也不行,有的入考者只能眼睜睜看到別人考到三段,而自己卻一段也考不上,眾目之下,心裡難受可想而知。但是自己的道行不夠,就是走不進平坦的、眼睛看得很清楚的、位於中央的綠色吉界中, 自己的腳在往前面綠色地走,可是愈朝前走,腳自然會往後退,乃至最終倒地,每一位考生一當走不進吉界,必然捲入輪迴八風陣,乃至進入大陣倒地,當眾丟臉,被四大護衛提著手腳搶救出來,這樣的慘狀,為師之人哪個願意公罛丟人現眼呢? 無論什麼誑師吹噓,一到考陣就混不下去了,而必須要真材實料才能過關。本總部所發的袍裝、證書,是經過聖考、再由十七位監考師現場監考發下重誓擔保的,只有四個字:真實不虛!(摘自 : 世界佛教總部公告字第20160104號)

…有人很關心說,金剛陣的威力呈現是不是類似雷木滾石、刀槍箭弩、奔岩流沙、鏢針彈藥、毒氣腐水、水火煙硝、陷阱坑杈等暗器機關佈造的陣?現在要告訴將要考的行人,我們不是用人為的暗器機關,不是外道的法術,是使用佛門中正規的陣法,是旺扎大尊者接承的文殊菩薩蓮花生大師的心印傳承,八風陣的本尊是孔雀明王如來,而金剛陣的本尊為釋迦牟尼佛所化現,無論是八風陣或金剛陣的威猛無比,都是如來正法,是來自看不見的無影無形的虛空,我們不會用世間法上的恐怖、殺傷力的惡作劇來對待眾生,那是壞人妖孽的行為。就拿金剛陣來說,我們嚴格把關,只會佈設只有本具的千分之二的威力,只要被考人站在陣門口燒了自己的報考文書,陣力馬上自然啟動,但是你站在陣門口,看到、感到都是一切平常自然,當你跨前一步,走進陣門,剎那就受到四大分解的強盛力量,在無影無形的虛空分解你四大之軀。或者,你可以站在陣門外同樣毫無感覺,只要將手伸進陣門,同樣頓時受到四大分解之力強盛侵襲。其陣佈在平地上,是看不到陣壁和陣門的,沒有肉眼可見的界限,就是一塊祥和的平地。金剛陣有大陣、小陣,大陣以幾英畝地寬的面積作為陣內,中央設一水晶台,台上放供一金鋼印,若遇妖人騙子或凡夫冒充羅漢菩薩者,此印將會騰空飛起,發放地水火風四大超凡威猛之力,追逐緊跟肉體之軀,緊緊不放,直至鎮壓之,此時,唯獨主壇師可以解開陣力。我們向十方諸佛擔保,我們不會有絲毫傷害眾生的心態和行為,我們不會佈設千分之二十的陣力,那就會傷害眾生了。旺扎大尊者特別對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保證:他不會失掉菩提心,他不會有一分邪惡之心,他所主持的考試是為眾生辨別正邪真假上師,是為眾生做一點事、把把關,敬請佛陀恩師放心,他知道他擔不起因果,所以不敢有絲毫錯因果。(摘自:世界佛教總部公告字第20150107號)

旺扎上尊親自主持聖德考試

旺扎上尊展顯金剛力在聖蹟寺提起千斤攔殿金剛杵

(楊慧君/洛杉磯現場目擊報導) 2019年03月19日

      金釦三段已證不退地菩薩,一向不接觸一般凡人的旺扎上尊,終於在美國洛杉磯帕薩迪那市的聖蹟寺與千名佛教徒們見面了!2019年3月6日,佛教徒們擠爆了聖蹟寺,但是秩序井然,為的就是能見到旺扎上尊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先是在釋迦世尊佛像前的法台上為眾說法,說了証境達到上尊的人數,在這個娑婆世界是屈指可數的。在大雄寶殿中門外的千斤金剛杵,沒有內證功夫是提不起來的。旺扎上尊作為上尊等級,位居頂級大法王,依法度,必須展現他的金剛力。氣脈明點沒有完全打開暢通的人,是無法舉起千斤金剛杵的。由於無法找到千斤的金剛杵,所以改用舉重選手用的杆鈴,重量為一千斤,代替攔殿金剛杵, 來作修法加持。

      1,000斤是什麼概念呢?在機場,一件行李不可以超過32公斤,等於是一般人能搬運的上限,再增加重量就會傷到搬運人。1,000斤等於500公斤,抬千斤的概念,就是16 個滿重的行李必須以一人一次抬起,沒有哪個大力士能一次抬得起的!這千斤金剛杵要能被抬起,已讓眾人驚呼不可思議!就在眾人的驚奇聲中,出家人廣播說:「旺扎上尊已經到了!」

      近千名信眾立刻兩邊排班,手持哈達迎請上尊駕臨。但見一位身材高大魁武十分莊嚴,看起來確實像一尊金剛像,留著長鬍的上尊,走到了聖蹟寺大殿。在踏入大殿前,上尊彎腰將兩邊各十多個鉅大鋼鈴的千斤金剛杵,晃當一下,沒有提起,但見他一提氣,兩手一提,瞬間將千斤重的金剛杵提起,然後放下,又是一陣很重很重的金屬撞擊地面的聲響應時響起。信眾瞬間驚嘆!歡喜讚嘆!旺扎上尊於是入中央的寺門,朝著大殿上的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一路四次大禮拜,旺扎上尊屈腰上前,受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摸頂加持,然後坐到羌佛下方左邊的桌前,他用正宗的英語在釋迦牟尼佛像前向大眾開示說:「佛弟子們,我非常高興今天在這裡見到你們。我高興是因為你們有因緣在這一生能遇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這樣你們就有機會學到正宗的、沒有被竄改的、原始的佛法,因為這樣,你們就可以在今生得到成就,所以我當然非常高興。」在羌佛離開前,旺扎上尊站起來埋頭彎腰,雙手朝上, 做弟子送佛禮,恭送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離去。然後返回法座一一為與會大眾摸頂加持。

      接受旺扎上尊加持的信眾,包括金釦一段證達上人,證量高深的見慧孺尊、阿寇娜摩仁波切、藍釦三段的多位仁波切、藍釦二段、藍釦一段的仁波切、法師們、多位寺廟的住持和眾多出家人,也有許多居士參加了這場法會。受到旺扎上尊加持的人,有人覺得頭頂一陣清涼,有人覺得被上尊的手摸頂,像是千金壓頂,有人感覺全身顫抖,如通了電,極為殊勝。當旺扎上尊為大眾做完加持後,寺廟開放現場信眾可以報名上前去舉這個千斤杵,會場的在家人與出家人,十多位上前試舉,結果千斤杵絲毫不動 。

      聖蹟寺曾有三位佛陀在虛空出現,穿過三層障礙物降下甘露於鉢中的聖地,此聖地已經由旺扎上尊依法成立真正的內密壇場,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內密壇場。 以後具備內密灌頂師資的大聖德們可以在此為經過擇抉具資格的佛弟子們舉行內密灌頂。

無論什麽説辭、科學都無法否認的眞正佛法

2021年03月08日 維加斯新聞報

(記者蔣清報導)佛教考道行的方法拿杵上座推翻了千年來在石頭上印腳印的虛假聖者,因為石頭上的腳印沒有人在現場看到是腳踩的,疑是人為打鑿出來的。最近,世界上出現了一件奇事,有一虛歲90歲的老人,展示了眞佛法修成聖體筋骨的事實,超越了亞洲大力士。

專業訓練的大力士呂瀟,2014年在馬來西亞吉隆坡代表中國出席七國大力士比賽,奪得全亞洲冠軍第一大力士,如此全亞洲30多億人中的大力士,2019年12月在沈陽拿杵上座測試,卻提不起開初老人提起的金剛杵重量,關鍵更在於年齡、體重上的懸殊,完全不成比量。呂瀟36歲,體重350磅,而開初老人虛歲90歲,體重178磅,呂瀟是喫專業大力士飯、長期訓練的大力士,而開初老人日常只會修行學佛,從不訓練力氣。昨日拿杵重量上超了26段,以同年齡、體重的量級,在這地球上,任何人或佛教人士,都沒有一個人能達到開初老人的聖者體力。香港金艷萍、徐莅達公開登報懸賞500萬美金,若有人拿起開初老人的重量段位,就奬勵這筆奬金。很多大力士都前去實際提拿過了,至今為止,就是沒有一个大力士能提起開初老人上超的26段。開初老人説:“我的拙火定和金剛法能修成,轉凡成聖體,因為我學的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傳給我的眞正的佛法,讓我的肉體筋骨轉變了,我才由凡變成了聖質地。其實,我之前是一個虛殻病人,胃病、糖尿、膝蓋、痛風,嚴重到10磅都拿不起,現在病全都消失了。”

另外,當今世界大力士祖父Nick Best,在同年齡、同體重的量級中,全世界至今為止,從有人類以來,沒有一人超過他的大力紀錄。他在喬治亞州舉起旋轉木馬昇降2791磅,而世界頂級最強的其他幾位大力士,比他年輕、體重比他大,也沒有舉起他舉起的重量,他被稱為“大力士祖父”。他對律師説: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他的恩師,傳了他的眞佛法,才斷然改變了他的身體結構和精神狀態,他的力氣來於佛法的加持。他可以教練大力士,但僅靠練大力士,是達不到他的程度的。他表示不輕易傳佛法。

旺扎上尊(Nick Best)在喬治亞州舉起2791磅的旋轉木馬升降

就憑以上兩例,足以徹底證明,凡是假佛法是練不出聖體質、聖體力的,只有眞正的佛法,才能改變凡體成聖體,這是不爭的事實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擁有眞正的佛法,學祂的佛法修出的道行,超越了人類大力士的體質體力,這一改變了凡體成聖體的鐵的事實,是任何説辭和科學都否認不了的,是客觀存在的鐵證。而假佛法的修學是改變不了身心境界,體質體力照常是凡夫現象,沒有受用。受用都沒有,自然沒有成就可言。

當我們冷靜思考,确實是這樣的。歷史上,釋迦牟尼佛在王舍城施展神力,把玩石獅子,壓蓋群雄。蓮花生大師與辛饒米沃切的傳承作對局時,施展“召集金剛”,用金剛鈎拿杵上座,讓苯教承服。如果只是口説自己是佛法正派、掌持的是正統佛法,而現實中體質與凡夫一樣,體力與常人無異,可以想象,這能説是佛法的道行嗎?佛法的道行就連一點超凡的力氣都做不到嗎?

NICK BEST’S BIGGEST LIFTS: The Strongest Man in History (Season 1) | History

NICK BEST’S BIGGEST LIFTS: The Strongest Man in History (Season 1) | History

摘自 : 應扎西卓瑪仁波且的請求,現轉發她拜見旺扎上尊的紀實

從最近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關於九月份舉行的金剛法曼擇決法會的文章問世以來,你們中的許多人向我問到最優秀的大聖者旺扎上尊的情況,除了成功地舉行這場了不起和非常高級的決定誰是和誰不是佛陀的真身轉世的儀式外,他是一位值得我們尊敬的非常有威儀和威力的長者。 我遇見過許多不同宗派的法王,但沒有一個是像旺扎上尊那樣的,他的功夫和品德超過他們的所有人。

在儀式後,我極其幸運地遇見他的一位講英語的侍者而要求向上尊請示並出乎我意料地得到准許。要見到他是非常難的,侍者告訴我至當時為止在美國有如此幸運而個別見到他的人可能不到100位。這位侍者把我帶到這位大摩訶薩所在的地方,能再次見到他使我非常激動。旺扎上尊大部份講藏語,但我被告知他也會講漢語的普通話,他的嗓音是我記得在儀式上所聽到的。在近距離見到他,我發現他身高超過6英尺,非常健康。因為我知道他曾在西藏閉關45年,我曾經猜想他至少有60歲,但從他的相貌猜想的話,他可能更年輕。他的侍者告訴我上尊已經93歲了,他非常精神而且看上去像一位年輕得多的人和具有與那相符的年齡的能量和氣宇。至於他的相貌,他有一部非常引人注目的鬍鬚、充滿善意的大眼睛、濃密的眉毛、長方臉型和禿頂,使我聯想到那位從印度到中國的具有這樣的鬍鬚和眉毛的“野蠻人”菩提達摩的形象,唯一的分別是旺扎上尊比通常描述中的那位禪宗的大祖師英俊得多。然而, 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的令人難以置信的虛心和謙遜,這是一位大聖者所在的情形!

我要求見他是為了表達對我在金剛法曼擇決受到的加持的感激,並表示我的尊敬,因為我知道只有非常高的成就者才能修那部法。在我向他頂禮時,他總是讓我不要向他而是向第三世多杰羌佛頂禮。他的侍者告訴我這位金釦三段的上尊總是帶着他的佛陀師父的法像並總是這麼做,每當他回到住處時,他做的第一件事是把第三世多杰羌佛釋迦牟尼佛的法像放到高處並上供。我再次頂禮,但情況還是如前。旺扎說:“佛陀師父在這裡,你應該向佛陀師父頂禮,我怎麼能接受你的頂禮呢?”我遇見的其他法王總是接受甚至坐在法臺上一言不發傲慢地等待我的頂禮,旺扎上尊肯定是所有法王中的頂尖首席大法王,但他還是如此謙虛。我受到了非常大的觸動,也再次體會到我是多麼、多麼地幸運。

旺扎上尊是非常容易與其溝通的也十分和藹可親,說每一句話時都帶著微笑,他也為我準備了熱茶並讓他的侍者用傳統的中國茶杯為我倒茶,我接過茶杯放在桌子邊上。然後旺扎上尊告訴我“茶的品質不太好,是西藏的,叫老鷹茶。”但茶的非常芬芳的香味卻以事實背叛了他的謙遜的描述。我向旺扎上尊請示如何修綠度母鏡壇法,上尊說:“首先你要有一面好的鏡子,然後要受到聖義內密灌頂而被傳法,但最重要的是你要按照佛陀師父的教法而修,並讓所有人知道他們應該行善止惡,如果這樣的話這部法是非常容易修成的。但你自己要決定你是否要修這部法,佛陀師父提倡我們修自己的行並反對搞神奇的事跡,我不是讓你來修這部綠度母鏡壇法的人。”

時間過得非常快,我感到口乾而覺得要喝那杯茶,當我要拿起杯子時,杯子重得好像被膠粘在桌子上一樣。我用了很大的力還無法移動它,十分吃驚,杯子是我放在桌子上的,怎麼我現在拿不起了?這時旺扎上尊見狀對我說:“用力是沒有用的,力量不能拿起它,你一定要用你的心去拿。當你的心不執著於任何事時,任何東西都會隨你的心行動。”然後旺扎上尊讓我再拿一次,非常奇怪,它好像沒有重量一樣,我很容易地拿起了它,而且當我揭開茶杯的蓋子時,蓋子裡有一個好像是錄像一樣的動畫,并清楚地看到了我過去的一位師兄的圖像和我曾在日本的一刻它非常清楚,但很快開始消失。我實在太驚奇了,並用眼睛盯著蓋子看,過了一會它完全消失了。上尊說:“任何東西都能當作一面鏡子用。”於是我突然理解到我的心、我的修行為什麼是那麼重要而不能被任何東西所代替。

我祈禱你們每人都充分珍惜第三世多杰羌佛現在住在這世界這一最幸運的事實並修習你們學的法,我也祈禱你們都快速得到成就。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南無釋迦牟尼佛

非常慚愧和幸運的弟子扎西卓瑪頂禮感謝旺扎上尊給我上的這重要的一課。

本文連結 : The Disciple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Who Attained Great Accomplishments – Wangzha Shangzun真實佛法實證大成就者 – 旺扎上尊

#第三世多杰羌佛#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義雲高#义云高#福慧妙門#佛教#佛學#佛法#福慧妙門#旺扎上尊#Dorje Chang Buddha #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 Wan Ko Yee# openholyway # Buddhism# Buddhist# Wangzha Shangzun#Nick Best# Grandfather of Strongma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