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云高 正宗佛法大师 佛降甘露來證明【佛教真相综合报导】

为什么一千个修行人难有一个人能生死自由呢?原因有二 : 一者为未依止到真正的佛菩萨转世的上师,没有学到真正的佛法,或学成了佛教和佛学;二者呢是为已依止到真正的佛菩萨应世上师,学到了真正的佛法,但是自己没有三业相应,也就是说没有真心对四宝,换言之就是假修行,这是不能解脱、得不到福报智慧、不可能了生脱死的。就只有这么两种情况。如果学到了真佛法,假使自己又能如法忠诚相应,那自然福报无量、了生脱死,是咫尺之间易如反掌的事,太容易了!

上述的首要关键原因,就在于有没有佛陀或大菩萨转世的上师,而最好的鉴别法就是当着大众,摆设空钵,施展道境功德,由佛陀从空中送来真精甘露(圣物),大众当场亲眼得见,其形状非人间物品。据实际考证,诸多大德随H.H.第三世多杰羌佛身边,实实在在地得见祂显密圆通,五明不但不缺一条,而且每一条惊世绝伦,确实能用空法钵,以至高的道境功德当众迎请佛陀从空中送来真精甘露(圣物)。在此略举真实不虚的佛法 –佛降甘露数例,以利行人明白谁掌持了真正的佛法!!!

能否迎請佛降甘露,可供鑒別法王真假 / 國際日報
  1. 大日如来授记H.H.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降甘露,众见空施。最益有情,古佛悲智。(甘露──佛陀送来的珍贵的食物)
  2. H.H.第三世多杰羌佛主持佛降甘露暨超渡法会
  3. 义云高大师与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见面了—真实不虚的佛法与佛降甘露
  4.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座下弟子经历了伟大的佛法圣迹 – 佛降甘露是这样得来的
  5.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藉心经说真谛》经典现世 佛降甘露
  6. 佛菩萨以甘露和连珠炮雷恭迎《多杰羌佛第三世》宝书

1.大日如来授记H.H.第三世多杰羌佛 佛降甘露,众见空施。最益有情,古佛悲智。(甘露──佛陀送来的珍贵的食物)

大日如来尊胜法王赋授记曰:『多杰羌佛,三世来到。维摩尊圣,二下云霄。法藏通达,四智圆妙。众生怙主,无师可教。神玄雕宝,奇端绝妙。能取雾气,雕品定持。展显证量,高峰绝技。当世诸人,无圣可复。若仿不异,我言欺世。维摩云高,金刚总持。佛降甘露,众见空施。最益有情,古佛悲智。今说示言,以证授记。』

甘露--佛陀送来的珍贵的食物

  甘露粗可分为两类,一般仁波且和法师用中草药,或水和舍利等东西,加以咒语加持制造而成的丹丸称为甘露,可以说这是假的甘露。

什么是真甘露呢?真正的甘露是佛陀从佛国送来的珍贵的食物--不是这个世界上的食物,是由法王级的佛菩萨上师,以其道境登坛修法,请来佛陀驾临虚空降下来,或化光,或显形,无中生有进入法中之食物。  

至宝甘露在钵中的局部 /  若行人有缘服上一口,福报智慧寿高无量,自然而得。

修甘露的仪式,首先上师与弟子必须隔离开,上师与弟子相隔数丈或数十丈远,上师不能接近弟子,只能坐在法台上不能下座,弟子于遥远处自己依理将法钵(此法钵为古红铜紫金法王传承法钵)用净水洗净擦干,自己将法钵放在自己的面前,两眼紧紧盯住不离开,此时上师在远处的法台上修法,佛陀将从佛国送来甘露在天空降下,或化红光,或化蓝光,或化五彩虹进入弟子守护的法钵中,殊胜无比。上师命弟子启开盖展现甘露,此时弟子将惊喜地看到神妙无比来自佛国的甘露在自己面前的法钵中,绝非人间之物品形象。弟子确定甘露后,上师方有权步下法台观看甘露,加持弟子服食。此甘露服上一口,寿命增长到一百二十有余。该甘露能除一切疾病,比如顽疮恶症,当下弹上甘露,两三分钟内即可消失得无影无踪,疮病痊愈。

佛降长寿甘露 / 若行人有缘服上一口,福报智慧寿高无量,自然而得

如此无价之宝的甘露,绝非普通人能享受得到的,中国古皇帝秦始皇当年想吃长寿甘露,派徐福带五百童男童女远赴今天的日本岛,但徐福无法求到甘露,不敢返回见秦始皇,今天的日本民族即是当年徐福等的子孙。

红菩提甘露由阿弥陀佛降在紫金钵中 / 若行人有缘服上一口,福报智慧寿高无量,自然而得。
水晶体甘露由东方金刚不动佛所降于紫金钵中 /  若行人有缘服上一口,福报智慧寿高无量,自然而得。

在西藏,许多人想吃上一口甘露,一步磕一长头,拜到拉萨,腿手破裂,乃至被石块划破身体,花费四、五年时间,大都到了拉萨后,法王照常以功德不够而不予加持甘露。有的人苦行一生为求得甘露,但到临命终时,连甘露的影子也没有见过。

要什么样的人才能求得甘露呢?必须有三个条件:

第一,自己绝对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          

第二,自己必须多生累劫具备无量的善根;

第三,必须要有缘遇上真正能修持甘露的大法王。

  否则,无论是什么帝王将相,都没有资格求到真正佛降甘露的。 就道家认为,一生最难得到的最高境界是以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一合元神,玉液金丹,结就五气朝阳,三花聚顶之境界,但是,对于佛降之真甘露,这实在是小菜一碟,只要抹上一点灌顶甘露,一昼夜即能进入清静无为,三花聚顶之境界,如果作为佛法灌顶,更是胜之若干,非同小可,可见甘露是何许伟大!因此,求到甘露的人一定要十分地虔诚,极度地珍惜,严格持修(甘露护持寿咒),则能保寿消灾,增长道境,得大成就。

佛降白菩提甘露 /   若行人有缘服上一口,福报智慧寿高无量,自然而得。

2.H.H.第三世多杰羌佛主持佛降甘露暨超渡法会

H.H.第三世多杰羌佛主持佛降甘露暨超渡法会

金刚亥母阿王诺布帕母曾登报正式说明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在台湾所举行的佛法正邪研讨会是正确的,没有错误的,她虽然没有参加,但她准备送给这个大会一份礼物。

佛菩萨确实是不打妄语的,帕母果然实现了她的诺言,她于公元二千年六月八日,正式画了一道甘露王如来的灵符,加持请佛降甘露,在菩提金刚院的大草地水陆池边由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直接主持曼荼罗,登上法台。经过筛选,最后在很多名高僧里面选了佛教里的领袖人物,其中有世界佛教僧伽会主席显宗精神领袖悟明大长老、全世界唯一汉人格西大活佛美国密宗总会主席洛桑珍珠仁波切、虚云老法师的接法传人意昭老和尚、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主席隆慧导师、以及由西藏转世来美国的活佛波迪温图仁波切等诸大法师、大德若干人。

在未修甘露之前,波旬魔王前来作对,派了Yellow Jacket遮住法台左边,很多专家都不敢来捉拿这种Yellow Jacket,都说只要两只Yellow Jacket就可以致人于死地,结果大法王说:「大家不要怕,一个人也不会被他们伤害的,今天要超渡他们。只要我一开始修法的时间,他们就会得到超渡了。」结果大法王一开始修法,突然虚空增加了千万只Yellow Jacket,都是人非人等所化现,在十分钟之内,就把他们送往各自所要去的地方,业力最轻的到西方极乐世界,业力再轻一点的成为天人,普通业力的转为人道或其他高一等的畜生道。

大法王所说真实不虚,这些Yellow Jacket确实在几分钟之内得到超渡,当大家面对这些漫天飞舞恶毒无比凶残而欲扑降下来螫人的黄蜂,正不知该如何招架时,很快的就只剩寥寥无几了,长老们见了个个松了一口大气,齐声赞叹大法王,发大乘无上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接着由悟明长老大和尚亲自在坛场中央洗甘露衣钵,其他仁波切和大法师们现场观看,果然天降虹光而下,佛陀于空中降下来甘露,在悟明长老洗净擦干的空衣钵内,出现了长寿佛所降的银灰色甘露,并且甘露还化成琼浆玉液,诸位大法师们当场亲口品尝,激动之情无言表述。

这次法会彻底说明了在这个世界上确确实实有真正的佛法,而真正的佛法就是实在的佛法,并不是空洞的理论,空洞的理论那绝对是已经被篡改传误了的佛法,已经不是真正佛教的佛法了,所以悟明长老激动地说:「我来之前看了仰谔大法王的书,完全是佛陀的证量,我当时就沐浴焚香。今天的佛降甘露就更加证明了仰谔大法王真是非常的了不起,确实是佛陀在世。」而洛桑珍珠仁波切说他为了要求到甘露,曾经在西藏长期居住,也见到过大法王们曾经修得甘露,但是就是尝不到一口,今天终于在八十多岁如愿以偿,而且亲自品尝到甘露,他非常的激动。

隆慧大法师跪在地上不住的说:「了不起!佛陀上师!佛陀上师!」这时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哈哈一笑说:「什么佛陀上师,我乃惭愧行者,无非是佛陀的代表,众生的服务人员而已,不要认为我是什么了不起的人。」说完以后眼睛闭上了,不说一句话。

佛降甘露这是大家看到金刚不动佛和长寿佛在几万尺的虚空云端之上降下来的甘露。

这是大家看到金刚不动佛和长寿佛在几万尺的虚空云端之上降下来的甘露,未曾动过的原貌。降此甘露时有七众佛弟子在现场诵咒恭敬围观,眼睁睁地看到甘露放出光芒降到空无一物的朱砂色金铜衣钵中,一点都没有洒到钵外,而且甘露在衣钵中还强烈跳动。在场佛弟子吃到甘露,其美味非人间物品能比拟,各种怪病当场痊愈,包括中晚期癌症顿时消失。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加持世界级高僧们,为高僧们修法。当时的报纸报导。
H.H.第三世多杰羌佛主持佛降甘露暨超渡法会,悟明长老、洛桑珍珠仁波且、释隆慧、意昭和尚等与四众弟子几百人均在座。

3.义云高大师与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见面了—真实不虚的佛法与佛降甘露

图为仰谔大法王(中红衣长发者)于铁蛇年佛诞日在云集的高僧们现场观礼下请佛降真精甘露法柱的历史性珍贵镜头。

真实佛法在人间 天乐五彩祥云起 佛降甘露成宝柱 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 佛诞展神威

【洛杉矶特别报导】显密总持仰谔益西诺布之法号,全世界的佛教徒可以说是如雷贯耳,尤其是大法王请佛降甘露之圣事,更是震惊全球,成为佛教徒崇拜之巨圣皈依之根本,而义云高大师是在全世界佛教大会上,被评选为全世界唯一的正宗佛教显密圆通大师,日前这两位大德在位于洛杉矶阿凯迪亚杭廷顿大道的万豪渡假别墅酒店(Marriott Residence Inn)相会,露出了传承的秘底,传出了圣因佳话。

显密总持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佛诞日用普通的响铜钵请佛降甘露于钵中,堆积成上大下小的法柱,高约两英尺、同时五彩舍利亦随甘露在空中飞舞,降在法柱上。

原来,在继去年修甘露法会并降下五彩舍利后,显密总持大法王仰谔益西诺布于今年四月初八佛诞日云集高僧们现场观礼,亲自为加持国泰民安、众生吉祥,再度主持修法,请佛陀降下真精甘露和两百多颗五彩舍利。与以前所修请佛陀降下甘露不同的是,这次求甘露不是用法王的传承法钵,而是用普通的响铜钵,并且是启开钵盖而修的,可见法王的道量实在太高深了。

法会开始后,只见高僧们面对法钵,口中持诵金刚经、心经、愣严咒、大悲咒等,众僧们眼睛注视在铜钵上,也有偶而观看虚空者,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坐在法台上修法。两个小时过去了,什么境象也没有,钵中照常空空无一,大家的念咒声也小了下来,刚到两小时廿一分钟的时候,突然听到空中一声雷鸣,梵音天乐五彩祥云顿起,从祥云中出现了不同的光芒,如流星形状一般,不断降下,盘旋法钵四周,最终全部进入钵中。高僧们各自见到不同的现象,或为雪花状或如毫光状的物质,或五光状的线条,从天空中降下在法钵中,很快堆积起来,不到二十秒钟形成一个法柱下小上大,高约两英呎左右,同时五彩舍利亦随甘露在空中飞舞,降在甘露法柱上。最神奇的是钵外一点也没有掉下甘露,只有两颗舍利降在钵外,但法会结束后这两颗舍利也神化飞走。有很多高僧都看到佛陀手持宝瓶于法钵中倾倒甘露和舍利,很多菩萨围绕着佛陀转动,个个身体非常高大,空中传来梵音旋耳,在场个个得到很大加持,身体轻安无比,最后只听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一声咒出,法柱在十秒钟内便化为液体,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发愿将此甘露加持人非人等一切众生,突然液体放出万道毫光,顷刻之间,甘露消失只剩下百分之一二,舍利也只留下九颗,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把甘露添上糌粑面加持在场僧众,还将求下甘露的铜钵加持给在场一位法师。

法会后,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第一件事即率弟子大仁波且、大法师等十六人前往义云高大师下榻的酒店拜访大师,两位大德一见面便互相问安,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与义云高大师,相互谦让坐位,十分客气,最后共同入座。谈话中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高度赞叹义云高大师学贯三藏,德入圣迹,开示的法音完全代表佛陀的正宗如来教法,岂只是法王证量?并请义云高大师帮他教化弟子,祂说祂实在敬佩义云高大师,大法王还说,世界佛教大会评选义云高大师为显密圆通大师,确实是当之无愧的!而义云高大师却谦和的表示,这是世界佛教大会对我的鼓励。

义云高大师与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见面了—真实不虚的佛法与佛降甘露

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说:我专门为那次正邪研讨会修了一场甘露来证明它的正确性,这是佛菩萨的鉴定,而不单纯是大会的评选,大师级的法王如此谦虚,令我受益良多。义云高大师说,佛教深如渊海,自己只不过是刚入门而已,只有平常境界、惭愧身心,不堪一提,祂没有能力帮大法王教授弟子,只可自习自审,祂赞叹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才是代表如来正法的证量大圣者,道德高峰的楷模。两位巨德真的品德让在场的佛弟子们敬佩得五体投地。也就在这一次的谈话中,大家才弄清楚,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与义云高大师都受教于仰谔益西诺布尊胜大法王,他两人同属仰谔益西诺布尊胜大法王教派,仰谔益西诺布法王全称法号名「仰谔益西诺布乌金赤巴」,而义云高大师的全称法号名「仰谔益西诺布云高」,只是由于出生年月相差,当仰谔益西诺布云高跟随仰谔益西诺布尊胜法王学习时,仰谔益西诺布乌金赤巴早已学圆离开尊胜大法王,自行宏化了,后来世人简称仰谔益西诺布乌金赤巴为仰谔大法王,而仰谔益西诺布云高则被习惯称为义云高大师,亦有称仰谔大法王的。 据有缘参加这次两大巨德会面的大仁波切说,能同时参拜两位佛教巨德,是他们毕生的缘起幸福,更高兴的是他们在现场吃到仰谔大法王请佛降下的甘露,听到法王讲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是诸佛教的妙谛,实在是百千万亿劫的福报,甘露的美味实在是无法用人间的语言形容,甘露的加持力,实在是无法用心里的话阐述。

义云高正宗佛教(显密圆通大师) – 33国法师活佛齐聚台北参加「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二千多位法师活佛票决评定六位知名具影响力人士
义云高 正宗佛法大师

4.H.H.第三世多杰羌佛座下弟子经历了伟大的佛法圣迹 – 佛降甘露是这样得来的

面对无常轮回及生老病死、三恶道的痛苦,我们是必须要依靠修行才能了脱的,为了解脱这一切痛苦,我看穿,也看破这红尘世界的四大空相,我出家了。出家的目的就是依照佛陀的教诫,严持戒律,修行学佛,一点也不敢懈怠,也不敢违犯,因为我深深知道违犯就等于白出家了!更是浪费光阴!体悟到无常的迅速,我坚定的出离心彻底建立了,在寺庙里,三时之中如法修行,结果受用却非常少,后来在多生累劫的福报殊胜因缘成熟了,到了中国拜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诺布顶圣如来为师,依止学密乘,没有想到佛陀恩师规定的行持是首先必须把显教学通,而且要经过显教的考核,才会传我密乘的加行、正行、结行。我以最虔诚的、敬谨之心依止在三世多杰羌佛那儿修学,终年住在比丘尼僧团,精进用功修持。

五年过去了,对明心见性已有体悟,见地上有了显著受用,惟有在实际妙有的功夫上却少有显现。当我看到身边的高僧大德师兄们,基本上很多证量都拿得出来,当时我又难过又紧张,感受到很大的压力,我自问:难道我以空洞理论就能了生脱死吗?为什么师兄们能展现佛法,我不能呢?我曾多次向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诺布恩师请修甘露,佛陀恩师每次都很慈悲地对我开示说:『修甘露的法我学了的,但是确实没有把握把甘露降下来,我曾经修过几次都没有成,这绝不是决定能成功的法,因为凡要求佛降甘露,首先必须要求到甘露功德的法章,这法章是西藏的大活佛集体上万人修火供所转的功德,聚在一张有种子字的纸上,最重要的是虽然有上万活佛、喇嘛修法火供,但是里面没有真正的大菩萨,代表布施的一位,代表智慧的一位,代表大悲的一位,代表忍辱的一位,代表神通的一位,如五圣谛,缺一谛这个甘露法章也是无效的,我是无法修请甘露的。』有一次一位西藏法王来了,带了甘露令章来,我借机当下向佛陀恩师求修甘露,佛陀恩师照常说:『只能试试看,如果不成功,不要失望,因为我确实没有把握,你去修一下,成就成了,不成也就不成了。』起法仪轨我已经很熟悉了,我依法而行,祈求佛陀降甘露,法会结束后,修得只有一个空钵,佛陀没有为我的祈求降下甘露,这次我真的没有难过,因为我知道这个法太大了,我佛陀恩师也真诚地说明了他都没有绝对的把握,我修不了是正常的,佛陀恩师特别给我作了开示。又过了一年,我又修了一次,还是一无所获,这一次我心里非常惭愧和难过,世界佛教僧伽会主席悟明长老曾在佛陀恩师座下洗法钵,佛陀恩师为他们一批高僧求来甘露,为什么我就不行?恳求佛陀恩师开示,为什么我无法为众生带来实质利益?佛陀恩师慈悲作了开示:『修佛降甘露是要若干因缘聚合,只要一个条件不具备,就是法缘不具,这次修来了,这是不幸中的偶然的幸事,而且在条件中,悟明、意昭老和尚功德大、道量高,他们有缘享受到了真正的五圣谛法章。』佛陀恩师还说:『修甘露至少要有真的五圣谛法章,具备了这一张法缘的外缘作为基础,还得要行持如法。』我禀告佛陀恩师,一切仪轨都没有错,佛陀恩师说:『你没有理解到我讲的行持如法,不是指求甘露的仪轨,而是「什么叫修行」,你要深入我教你们的修行,自己的行持一定要如佛如菩萨。』当下我无地自容,并发大忏悔(佛陀恩师传的修行法这一法宝现已收录在《正法宝典》中),从那时起,每时每刻反复忆持,坚持落实我的三业,深深体会到修行真不简单,微妙极了!其中如果夹杂了无明的暗砂,修得不彻底,或菩提心发不到位,就不叫真修行。就这样如实行持,一天猛然觉醒,我来一个『我』字彻底放下,就地修正。

又修了三个月,正逢因缘和合,请到了万人高僧法王仁波且们的火供法章,为选择洗甘露法钵的人,佛陀恩师开始选择人选,当时从台湾和美国二十多位老修行中选拔,其中有仁波且、大法师,美国有我和邢格西,及西玛仁波且三位列席,最后,万万没想到,我这位惭愧比丘尼被选上执持修法。坛城沐浴开光后,我们首先恭迎佛陀恩师升座,当时我身心斗变,加持力甚大,我知道,佛陀恩师今天一定会请来佛陀降甘露,但也有些担心,因为佛陀恩师在修法前对我说,这求佛降甘露,祂确实没有把握,如果没有求到,这是因缘不够,希望我理解,但是不管怎样也要好好学佛,利益众生。我听了佛陀恩师的一席话,感到非常惭愧,在法会中我如法依仪轨洗钵,所有人员的诵咒把整个坛场宣成一片梵音,吉祥无比,燃烧万众僧火供功德法章以后,天空和坛场殊胜无比,法师们见到天空出现了动态的佛陀和观音菩萨,这一次佛陀降下甘露了,在紫金铜法钵中跳动,众僧和居士们在现场见到,个个激动,发心要好好修行,利益大众。这一伟大的佛法圣迹,新闻记者在中英文媒体报导了现场实况。今天回想起来,这些在场的人他们发心感人,但他们真正悟了什么叫修行吗?其实很多人都没有悟到,没有!跟我当初一样,虽然作了住持,但修行有缺,也未能做到。我们都应该把佛陀恩师的《正法宝典》认认真真看,真正以三业相应去修持,如实落实佛陀恩师为我们传的修行法,才会得到成就! 关于佛降甘露,我要在这发誓,当时我当着僧众及居士们的面前,洗净了朱红色紫金铜法钵,我没有做过任何手脚,没有放过任何东西在法钵里,大家看见甘露降下,还因各人因缘不同,看到金光、红光,佛陀降甘露一丝一丝穿入钵盖到法钵中。我如果说了假话或做了手脚,放东西在里面欺骗众生,我将遭恶报,堕入三恶道中,无止尽受一切罪报痛苦。出家人赌咒发誓,世人看来很俗气,但这一俗气将化作我真实不虚出家人纯正的心。佛降甘露的成功,让我彻底深思悟到修行的重要!不然洗钵都会把黑业污染法钵,因缘不上妙殊胜,又怎么有甘露加持降临呢?尤其我佛陀恩师在《正法宝典》中所传『什么叫修行』这一大法,是真正的无价珍宝啊!是百千万劫众生的福音!

惭愧比丘尼释隆慧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座下弟子经历了伟大的佛法圣迹 – 佛降甘露是这样得来的

5.H.H.第三世多杰羌佛《藉心经说真谛》经典现世 佛降甘露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藉心经说真谛》经典现世 佛降甘露 – 天下纵横谈

佛陀们亲临认证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身份-台湾时报

〔记者李启聪报导〕二○一四年三月二十三号,在香港大屿山国际博览馆,举行了一场盛况空前的宗教大法会“第三世多杰羌佛及《藉心经说真谛》首发式”。参加这次大法会的诸山长老、高僧大德来自世界各国,数万人之多,只是机构团体就达两万八千多个。

  大会议程由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主持,邀请了二星日月轮大圣德、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禄东赞主席光临,他作首席发言。法王单刀直入确定H.H第三世多杰羌佛是无可非议的继释迦牟尼佛之后唯一的再来佛陀。他在谈话中对几位法师说道:“你们有福报啊,遇上了佛陀在世。你们都知道,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身份是由世界各大教派的活佛法王们认证的,认证附议有一百多份。你们却不清楚,无论任何认证附议,对认证佛陀的身份来说,都是没有实质意义的,因为佛陀的身份如果要以人为判定来作为确证,那真是笑话!原因很简单,初地不知二地事,而何况法王活佛与佛陀相比那是脚下与云端之隔。正如释迦牟尼佛绝不可能由法王活佛或当年的阿罗汉们来确定释迦牟尼佛是不是真身佛陀,也就是说法王活佛或是当年的释迦牟尼佛身边的尊者菩萨们,根本不具资格来认证佛陀的境界,如果具资格,那他就是佛陀了。这也正如为第三世多杰羌佛写的那些认证,虽然是白纸黑字,但毕竟是法王活佛作出的人为文证,它能代表真正另外一个世界了如指掌的令牌吗?所以说是没有意义的认证。”就在这没有效力的情况下,真正具有令牌效力的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认证书出现了!禄东赞法王说:“那是在二○一四年三月初,在美国三藏寺举行六部法水汇聚法会来加持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的《藉心经说真谛》首发式的印章印泥,我和开初仁波且等人并没有求佛陀降甘露,也没有资格、没有那个道行能请得了佛陀降甘露,而佛陀师父第三世多杰羌佛并没有到场,仅凭佛陀师父说法的《藉心经说真谛》经典就感召了佛陀们降下三色甘露,以表佛陀师父三身圆满、真实不虚,这才是超人为的诸佛认证!为第三世多杰羌佛写的佛陀认证书!这佛陀显圣完全是认可《藉心经说真谛》是真正佛陀说的法,因此才降下甘露恭贺,如果是菩萨讲的论说,佛陀是不会亲临降下甘露的。当时,龙天护法先行到了,风雷滚动扫殿,将尘垢卷袭一空,清除得干干净净,剎那佛光五彩,祥云围绕,诸佛驾临,活生生把甘露降下来穿过房顶,穿过水晶钵盖!这只是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藉心经说真谛》就能如此感召佛陀恭贺,其实这哪里是恭贺啊,这完全就是为第三世多杰羌佛写了一份佛陀的认证书!只有佛陀真身说法才有如此感召诸佛降临,除了佛陀,任何菩萨都没有资格感召诸佛降临,最关键的是,不仅龙天护法诸佛海会来了,佛陀还赠送了三色甘露大礼!就是把现在的佛经拿来摆上,无论什么经,念上千百遍,佛陀们也不会降甘露的,因为佛经是阿罗汉尊者们根据记忆回想记录下来的释迦牟尼佛说的法,而并不是佛陀亲口所说的。

  当天,大会会场随时异香扑鼻,数万人竟然静无喘息之声,念咒时如雷鸣轰动,欢赞拍掌时如潮水澎湃,欢喜激动、一片祥瑞充盈着整个“第三世多杰羌佛大法会”场景。

  这次参加法会的最高级别的大圣者是二星日月轮的老法王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主席禄东赞法王,位居第二的是百法明门黑关择决择出来的佛土再来人三星须弥轮圣德释证达上人(大法师),另外还有三星须弥轮圣德丹贝仁波且、三星须弥轮圣德波迪温图仁波且和三星须弥轮圣德释妙空大法师。证达上人以国际佛教僧尼总会总住持的身份,代表国际佛教僧尼总会欢迎诸山长老和大众的光临,她在发言中说:“H.H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是空洞的佛陀圣号可以代表的,根据H.H第三世多杰羌佛出世法和入世法的成就,已经达到前无古圣可及。真正的佛陀来到这个世界了,那就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接着,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主席、二星须弥轮圣德隆慧大法师发言说:“H.H第三世多杰羌佛第一次为娑婆世界的人们带来了《极圣解脱大手印》及《藉心经说真谛》等精髓法要,无分派别展显纯正佛教佛法,传授顶圣成就法,加持功德力之高,无法想象。”她还说:“我们今天在主席台前挂圣德证就坐的圣德们,他们就是亲身经历了的,唯有佛陀亲传的至高佛法境行灌顶,能让所有修行人当下证境,如法修行,今生成就。”她还引用了第三世多杰羌佛代生担当罪业,三个月变成八十多岁的老人相,然后又当下十几分钟返老回春成为十八九岁英俊庄严相的事,来证明佛陀的不可思议。二星须弥轮圣德、西洋人扎西卓玛仁波且以英文讲说,她曾经看到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衰老形象而产生疑惑,她说:“根据显密和五明成就我的师父应该是佛陀,但在他看上去那么苍老和衰弱时那又怎么可能是真的呢?”但当扎西卓玛看到第三世多杰羌佛顷刻之间就返老回春,成了一个英俊的年轻人,她忍不住惊呼:“我的师父是佛陀,他不是菩萨!”这些圣德们一致共同证实了第三世多杰羌佛是真正的佛陀降世,根据显密圆通、妙谙五明的成就,确实是从古至今无人能及其项背的,找不到一个有名有姓的人来对比。

  更为惊人的是参观圣迹室的圣物。圣物中有汇聚法水时意外佛陀降下甘露的法钵,及四张最宝贵的照片。第一张是二十年前所拍的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庄严年轻照,第二张是第三世多杰羌佛看到众生痛苦不堪,发愿担当众生的黑业,三个月时间把自己痛苦成了八十多岁的老人。第三张是当天拍下八十多岁的老人相状之后,再用十几分钟时间当着众人返老回春,变成十八九岁的年轻相。重点在于不仅是变年轻,更难以想象的是,其形象之庄严无比,俊美到了毫无缺点、迁魂诱魄的程度,那是天下无双的绝世风姿、英容冠斗之相!两相对比之下,二十年前穿大师袍的那张相就黯然失色了。记者给一句叫做:”回春相貌百媚生,他年帅俊无颜色。”难怪隆慧法师在讲话中斗胆说是杳杳神京、盈盈仙子也不及羌佛回春相貌之项背啊!事实就是如此。

  大会现场播放了一盘未经任何剪接的录像,那是禄东赞法王率领仁波且法师汇聚法水时佛陀们意外降下三色甘露认证第三世多杰羌佛及其说法的全程完整实况录像。   

本次大会的与会者各自都请到了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的《藉心经说真谛》宝书,而第三世多杰羌佛曾说法强调:我确实是回春了,但是用医药法治疗的,我不懂返老回春法,因为我是个惭愧者,慢慢又会无常了。其实就是阿弥陀佛来给你们现一个返老回春也毫无意义,也是无常性的,而是要真正的把《藉心经说真谛》这部书拿回去好好反复学,从中修行持戒悟道,放下我执,无私利益他人,利益众生,那才是真正的了脱无常返老回春与天同寿。

佛陀们亲临认证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身份-台湾时报

6.佛菩萨以甘露和连珠炮雷恭迎《多杰羌佛第三世》宝书

佛菩萨以甘露和连珠炮雷恭迎《多杰羌佛第三世》宝书(实况)(中文版)

第三世多杰羌佛圣迹-看到圣树降下甘露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一日,我与龙舟仁波切带领佛教正法中心所属中、港、台、美各地道场的代表,出席在美国旧金山华藏寺,由国际佛教僧尼总会所举办的一场佛史以来最珍贵的宝书《多杰羌佛第三世——正法宝典》迎请法会。

多杰羌佛亦名金刚总持,是宇宙中最古的第一报身具相佛,也是整个佛教在法界中的最高领袖、原始佛祖。由于众生因缘福报的成熟, 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诺布顶圣如来已经降临这个世界,展显真正的如来正法,为末法时期的混乱佛法树立了正确光明的法幢,为众生指引了一条解脱的捷径。

三世多杰羌佛说:“我虽然正式被大圣法王们认证确认为古佛降世,其实我是什么降世并不重要,而重要的是要让众生明白‘什么是修行’、能如法修持才是重要的转世。我真正送给大家的礼物,是佛法,如能依之深入,则光明充遍,世界和平,众生永乐,受用无穷,福慧圆满。” 《多杰羌佛第三世》是我们这个世界有史以来最伟大、最重要的一本佛书,是真正完整、全面展显‘显密圆通,妙谙五明’至高圆满成就,展现佛法实际证量的佛门宝典。由于这本《多杰羌佛第三世》的宝书,为众生带来实质利益,让众生醒悟,获得成就解脱,这是超大的福音,世界的吉祥。因此,来自全美各地和世界各国的上百个佛教团体与民选官员及代表都来到了旧金山华藏寺,参加恭迎宝书的盛会,以表对宝书的无限尊重与对众生的无边庆贺。

那一天,艳阳高照,天气晴朗。中午过后,华藏寺前舞龙舞狮,人山人海围观,场面十分热闹,不久大雄宝殿响起击鼓鸣钟吹号声,迎请法会就在这时隆重展开了,由僧众组成的幢幡锣鼓仪仗队首先进入会场,接着禄东赞尊者第四世慈仁嘉措法王、开初仁波切、阿寇拉摩仁波切佛前修法上供,然后由各团体代表组成的献供团在和雅乐音中依次呈上八供、五欲供等各类供品,最后在六字大明咒的唱诵声中,安放《多杰羌佛第三世》宝书的法轿由两位喇嘛缓缓抬进大殿,法轿前有二女以舞姿散花、喷香为前导,另有一法师手持严饰宝盖随行在后,顿时整个会场充满一种无法言喻的祥瑞法喜,法轿将宝书恭迎到佛前供桌,由丹玛翟芒大德登巴第二世隆智丹贝尼玛尊者将宝书敬奉桌上,向宝书呈献三色哈达,并揭开佛像的黄缎遮布,瞬间庄严无比的三世多杰羌佛跃然众人眼前,此时在场的每一个人无不受到感动,情绪激昂,不断的发出赞叹声!……

迎请法会在多位贵宾祝贺、致贺状后圆满画下句号,参与盛会的来宾脸上都洋溢笑容,心中充满喜悦。会后,法王、尊者、仁波切及官员、代表们都聚在寺内圣迹亭旁的圣树下休憩、用茶点。天空依然阳光普照,偶尔才有一丝微风拂面而过。

我与龙舟、噶玛德格贡拉两位仁波切同坐一桌,大家边喝茶,边说笑,话题的内容都是围绕着刚才的法会。突然,我感觉有小露珠掉到我的手臂上,刚开始时我并不在意,可是没多久我又感到手臂上有小水点落下来。

“怎么会有水呢?”我一面说,一面不由自主的仰头观望。

就在我抬头观看的时候,我见到阳光从圣树枝叶交错的空隙投射下来,透过阳光的映照,空中有许多细微的光点在飘舞。

一个念头迅速从我心底升起:“这是甘露吗?”

我印象非常深刻,那是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三日,当我的佛陀师父—— 三世多杰羌佛在一株玉兰花树下跏趺时,突然玉树上方凌空降下芳香扑鼻的甘露,当天也是烈日高照,万里晴空,没有下一滴雨,神奇的是,唯独玉兰花树丈宽范围内,甘露密如千丝万线下雨似的从早一直降到晚,沾湿了人们的衣服,连地上也潮湿了,但树枝却一点水气润度也没有。这一殊胜的佛法圣迹众所亲见,我也在现场经验了天降甘露的胜境,此事轰动一时,许多媒体争相报导,我亦将这段经历写在《我不愿堕地狱》一书中。后来,这棵接连三日降下甘露的圣树迁居到旧金山华藏寺供养,成为寺里的圣物。

我站起身来,抬头仔细再观察圣树,哇!真的是天降甘露了!我用手遮住阳光的直射,清楚地看见无数甘露有如小雪片在空中纷飞,我的脸上可以明显感受到甘露飘落下来的清凉。

我兴奋地合掌礼赞:“是甘露,是甘露呀!天降甘露了!”

周遭的人听到我说的话,随即仰头察看。

不久,圣树下聚满人,一下子沸腾了起来:有人看见了甘露,高兴地欢呼;有人看傻了眼,一句话也没说;有人发出惊叹叫声:“哇!好香呀!甘露好香呀!”也有人见不到甘露,急着问身边的人:“你看到了吗?在那里?在那里?”更有人忍不住张开嘴,去接从空中降下来的甘露水。

现场中,有人忙着打手机,通知已离开的人赶紧折回来。消息很快传开,人潮一波接着一波涌进,许多人从来没见闻过天降甘露,这次福报因缘成熟,亲眼得见佛法圣迹实况,内心的感动和欢喜,全写在他们的脸上。

我参加迎请宝书法会,是现场最先看到圣树降甘露的人,如此殊胜、吉祥的瑞相,正是十方诸佛菩萨赞叹伟大 三世多杰羌佛的圣德,也是彻底证明《多杰羌佛第三世》这本宝书是真正至高无上的佛门法宝,所以在烈日当空之下天降甘露以为祝贺。这次所降下的甘露,数量多如微尘数,而且不只寺内后院玉兰花圣树,连正寺门前一带,也都纷纷降下如雪花似鹅毛的芳香甘露,共降了两天两夜。我是一个出家比丘,遵守佛陀的教诫,遵奉佛陀的教诲,不能打妄语诳惑众生,我也不能玷污我尊者的身分,我看到圣树降下甘露,所以我真实不虚的把亲身经历、亲眼见到的佛法圣境写了下来。

佛弟子 多扎信雄 记实

本文连结 : 义云高 正宗佛法大师 佛降甘露來證明【佛教真相综合报导】

資料來源 : 《多杰羌佛第三世》正法寶典、聖僧鐵記、佛教正法中心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義雲高#义云高#福慧妙門#佛降甘露#佛教真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